乌龟跑赢兔子!大摩登基新华尔街之王

     
乌龟跑赢兔子!大摩登基新华尔街之王

「新华尔街交易之王」,这是财经频道 CNBC 给摩根士丹利(Morgan Stanley,以下简称大摩)的封号。这家投资银行近来市值一度超越高盛(Goldman Sachs),营收与顾问业务也凌驾后者,除了反映两者多样化 vs. 专业化的路线选择,亦凸显人脑 vs. 电脑的趋势之争。

8 年前大摩市值只有高盛 4 成,如今两者只相差约 2%;昔日高盛顾问业务傲视群雄,2016 年大摩却从高盛手里夺下此业务冠军,《华尔街日报》形容大摩与高盛之争宛如龟兔赛跑,「如今乌龟领先兔子了!」

大摩与高盛「本是同根生」,它们皆以合伙人制起家,亦是挺过金融海啸的硕果仅存大型投资银行,客户也类似──两者皆依赖对沖基金及风险交易,不像花旗、摩根大通等综合银行有诸多企业客户。

金融海啸后大转弯
攻资产管理,超越高盛关键

但在金融海啸后,它们各自走上不同之路,高盛继续在商品市场与对沖基金压注,将投行本色进行到底;大摩则淡化投行色彩,买下花旗的美邦(Smith Barney),转型做资产管理,后来更吸收个人存款并放贷,变身传统银行。

这场路线之争一开始是高盛佔上风,然而随着政府监管趋严,客户避险至上,高盛的投行本质逐渐失色,大摩则渐获市场青睐。金融海啸后隔年,大摩营收只有高盛一半,但今年前两季,大摩营收却超越高盛,今年以来大摩股价上涨逾 10%,高盛下跌 6%。

大摩转型乃是其执行长高尔曼(James Gorman)之功。这位出生于澳洲、办公室里挂着拳王阿里签名拳套的银行家,当初能进入大摩,要拜全球最大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(BlackRock)创办人芬克(Larry Fink)2006 年推荐所赐。

过去大摩在不动产贷款市场压注数十亿美元,2008 年金融海啸却让它几乎灭顶。高尔曼在 2010 年接任执行长,他认为大摩「太依赖投资银行」,上任后逐渐甩掉高风险交易,定下大摩向「资产管理」转型的策略。

此外,高尔曼还推动大摩变身传统银行,提供个人存款、发行联名信用卡、对客户放款,推出证券抵押贷款,允许客户用股票做抵押来借钱。

自营交易一向是华尔街投行主要获利来源,特别是固定收益(FICC),高尔曼却将该部门交易员砍掉四分之一,并降低其资本。他接手第1年,大摩营业利益不到高盛的一半,比 2008 年缩水逾四分之一。

随着大环境转变,大摩转型开始有了回报。据 2017 年第二季财报,大摩的资产管理收入创历史新高,该部门净利成长近 30%,是成长最快的部门。对手高盛的固定收益则大跌 4 成,《纽约时报》形容「大摩帮高盛上了一堂多元化的课」。

隐忧 1:新形态对手
精品投行抢生意、硅谷抢人

然而大摩并非无懈可击,首先联準会(Fed)升息已成定局,传统银行将提高存款利率吸金,威胁大摩同型业务,大摩今年第二季吸收的存款金额,较去年同期下滑 7%,就反映这个趋势。

其次是外来竞争日趋激烈。近来全球最大初次公开发行案(IPO)──沙乌地阿拉伯的国营石油公司沙特阿美(Saudi Aramco),找上精品投行莫里斯(Moelis)做唯一独立顾问,放弃高盛与大摩,就是一个指标。

「精品投行」和高盛、大摩等传统投行不同,它们专攻企业购併、筹资等业务。近年来诸多大型购併及 IPO 案,从卡夫食品(Kraft)併亨氏(Heinz)、德意志证交所与伦敦证交所合併,到阿联的国营石油公司(Adnoc)、沙特阿美上市案,皆落入精品投行之手,这是包括大摩在内的传统投行一大隐忧。

另一外来竞争则是硅谷,首先表现在人才流失。大摩前财务长、被誉为「华尔街最有权力的女人」的波拉特(Ruth Porat),2015 年离开她服务近 30 年的老东家跳槽 Google,原因之一就是硅谷的银弹攻势:波拉特在 Google 第一年就可领到逾 3 千万美元薪酬,她在大摩薪酬则约 1 千万美元。

华尔街近来缩衣节食,大摩近来就降低新雇员工薪资,财务长普鲁真(Jonathan Pruzan)表示,要把钱花在「留住老员工」上。但减新人薪酬使华尔街更难招募到新血,据去年 11 月《经济学人》引述的数据,一个菜鸟工程师在硅谷年薪 12 万美元,「比华尔街同年龄者还多」。华尔街想砸钱留老员工,从波拉特跳槽来看,亦无法追上硅谷,这将是大摩这类投行的问题。

隐忧 2:电脑投资潮
1 万 6 千名员工最大挑战

更大的竞争来自电脑。华尔街近年来盛行「机器学习」(ML)──也就是用电脑取代人脑投资,高盛就是最热心的实践者之一。大摩执行长高尔曼对此风潮却嗤之以鼻。「1999 年我们在电影里就看过了,」他认为消费者偏好不同,市场因此诞生不同部门以符合所需,「电脑投资顾问只是其中一个部门而已」。

在高尔曼看来,只有人们不再把真人投资顾问建议当一回事时,电脑才会取代人脑,「但目前根本不是这样。」电脑乍看似比真人便宜,但高尔曼认为一分钱一分货,考量到像摩根士丹利提供的顾问谘询服务、不同产品组合,「这种价差不能算贵」。

但电脑投资成风潮毕竟是不争的事实,2011 年金融科技(Fintech)获得的投资金额为 25 亿美元,至去年已成长逾 8 倍,达 232 亿美元。2010 年以来,用人工智慧(AI)投资的对沖基金,其报酬率是一般对沖基金的两倍;数学家西蒙斯(James Simons)创立的基金,靠数理模型与电脑程式,至 2016 年创下连续 27 年两位数报酬率,西蒙斯称「我是模型先生,从不进行基本面分析」。

这类数理投资派崛起,意味着传统金融人才具备的专业知识无用武之地。谘询机构 Opimas 预估,2025 年华尔街从资产管理到证券交易各部门,总计将减少 23 万个工作机会,只有科技与资料处理的工作逆势成长,这对旗下有高达 1 万 6 千名真人顾问的大摩将是一大冲击。

在科技化部分,高盛比大摩走得更远。目前大摩帐面数字虽优于高盛,但外有精品投行与硅谷竞争,内有电脑投资夹击,坚持以人为本的大摩,在这场「龟兔赛跑」中能领先多久?这将是这家「新华尔街之王」未来的挑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