奥克兰岁月——季后赛荒

     

奥克兰岁月——季后赛荒

勇士80、90年代平淡的赛季里仍不缺星光

在唐-尼尔森第一次职教勇士期间,一种恶意的怀疑论调一直伴随着球队。尼尔森是一位创新者,热衷于独特的进攻战术,但是他在80年代晚期到90年代初期的这支球队里并没有不错的中锋。事实上,(他的球队)连接近这个档次的中锋都没有。因此,在季后赛期间,这支球队的所有球员都没有在训练或比赛了;这群大男孩们即将解锁这一「成就」——这就是故事的开始。

老尼尔森打造出「Run TMC」组合时奥克兰体育馆里的气氛恐怕已经被历史湮没了。在联盟其它地方,甚至是现如今的NBA,都很难找出如此充满生气的球馆了。人们甚至不敢相信职业篮球比赛能为自己带来如此多的乐趣。场边坐满了名人,尤其是旧金山49人队(NFL球队)的球员;他们的人气还要更高一些。如果你赛后在酒吧或者别的地方撞见老尼尔森,他可能会给你买一杯酒。

「他是这里的常客,」作为圣莱安德罗市Ricky『s Sports Theatre & Grill长期酒保的Kelly Haze说。这家店是全美国最具辨识度、最大的体育酒吧之一。「在那个年代,他每周都会来,然后坐到一排电视前开始研究接下来的对手。」

奥克兰岁月——季后赛荒 这三位球员——米奇-里奇蒙德、克里斯-穆林、蒂姆-哈达威——的组合被冠予「Run TMC」的绰号。这个组合只持续了两年,以里奇蒙德在1991年被交易而宣布解散。此照片摄于2012年的某场比赛,三人组重聚。

这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,因为「TMC」三人组——蒂姆-哈达威、米奇-里奇蒙德、以及克里斯-穆林——均被勇士选中,同时他们还都非常有风格。哈达威是最先採用「体前变向」花招的球员之一,这个动作的目的是晃倒防守者。哈达威认为:「我就是这个动作的先行者。我拥有最早的死亡变向。我给比赛带来了一种独特的风格。」

穆林经常被称作「历史最佳左撇子射手」,但是这只是他个人特点的一部分。他是一位独出心裁、富有创造力的传球手,有着自己独特的庆祝方式,并且他的脚步有时会夹杂着小跳。他可以大力扣篮,通常这会给队伍提升气势。当联盟官员组建第一届梦之队的时候——那支由麦可-乔丹、赖瑞-伯德、以及魔术师强森率领、注定要统治1992年巴塞隆纳奥运会的球队——他们不得不将穆林放进球队。

里奇蒙德是一位有天赋的纯得分手,他在为勇士效力的三年期间场均至少22分,并且最终进入了名人堂。(1991年11月勇士用里奇蒙德换取比利-厄文斯的交易后来被证明是一个天大的错误。)当时的有些事情则看起来十分古怪。

身高达到荒谬的7尺7英寸的马努特-波尔不知怎的就从老尼尔森那里得到了投三分的许可——当他投进三分时,庄严的球馆并没有什幺反应。曾代表立陶宛国家队出战的萨鲁纳斯-马修利奥尼斯用他自己残暴的训练方式震惊了勇士队。他亲自击垮了欧洲球员害怕在NBA打球的长期谣言。相对平庸的汤姆-托尔伯特(在勇士队里)承担起了重要的「组织前锋」。在队内期间他还有着一个非常奇特的造型:旧金山纪事报记者George Shirk将它形容为「头上顶着个小山猫」。「这是我见过最糟糕的髮型,」波尔笑着说。

穆林是(典型的)东岸人,曾就读于圣约翰大学,并且他从未到过湾区。「奥克兰和布鲁克林的相似程度是非常令人惊讶的,我感觉它们非常相似,」他在(选秀年)的夏天说道。「尤其是那些社区,它们让我想起了我长大的地方。(两个城市里)各行各业的人们都混住在一起,都非常的蓝领,并且大城市离得都不远。在有比赛的晚上,看台上的观众有着强大的饑渴感和热情。(对于对手来说)这是联盟中最难打的客场。这又让我想起了纽约的球迷们。」

穆林嗜酒如命。在他为勇士效力的第二年,这已经变成了一个大问题了。他是如此的超重——250磅左右——以至于球队总裁杰克-麦克马洪说:「他就像一个橄榄球防守截锋,但是却走进了篮球训练营。」他开始迟到,终于在错过一次训练后被球队停赛了。到了1987年12月,穆林终于打算对这个问题进行重点解决。他来到了洛杉矶城外的Centinela医院参与嗜酒康复项目。

他只用了一个月就成功养成了剋制的生活方式,并且这一生活方式一直伴随着他直到今天。他几乎全凭意志力就改变了自己的生活。他说:「让我一直坚持下来的是我对上帝的信仰。」当他在1988年1月回归赛场、在奥克兰体育馆面对爵士时,他感到了不安和恐惧。

「一开始我在想:『好了,我回归了。』但是我(随后)开始有些紧张不安,」他回忆道。「我脑海里有些负面的影像,关于我接下来的发挥以及球迷们对此的反应。」

奥克兰岁月——季后赛荒 1985年选秀,穆林以7号秀的身份被从圣约翰大学带到了NBA。被选中后他与父亲和母亲合影留念。

当穆林在首节从板凳席走到场边时,全场观众毫不犹豫地起立喝彩。他说:「我到今天还记得当时的状况。我们的粉丝非常理解我们,并且十分开放。我被这种欢迎感动到了,而这也是我新生活的开端。我被更强大的力量指引着。

穆林通过训练让自己的身材变得非常好,这也要感谢勇士训练师Mark Grabow的长期付出。由此,穆林成功回归了篮球精英的行列。在1990-91赛季,波尔离开了,但是」Run TMC「组合在季后赛当中完成了对马刺的惊天爆冷,儘管在下一轮系列赛勇士输给了湖人。现在,老尼尔森的勇士已经被认为是一个危险、有竞争力的对手了。随后的赛季他们也打进了季后赛,但在首轮输给了超音速。之后便是克里斯-韦伯那戏剧性的一章,实在太短暂但却非常迅猛,如同一阵雷暴。

韦伯是1993年的状元,勇士通过与魔术交易得到了他。他是一个具有跑动、投篮、抢板能力,并在快攻中能做出精彩运球动作的大个子。他是所有人期待的那种完全球星,但是在幕后,韦伯和尼尔森却陷入了激烈的争执。1994年季后赛对于勇士来说是苦涩的,他们在首轮被巴克利率领的太阳横扫出局。到了那年11月,韦伯被交易到了巫师——这也导致勇士随后在排名上一落千丈。老尼尔森由于和老闆克里斯-科汉有矛盾(就像和韦伯的矛盾那样),几个月后他选择了辞职。

奥克兰岁月——季后赛荒 在被拉特里尔-斯普雷威尔掐脖子的几天后,1997年12月4日,勇士教练P.J.卡列西莫在谈到这一问题时显得很疲倦。随后这位勇士前锋因为这次袭击事件被联盟禁赛一赛季。

季后赛荒持续了12年之久,这十分残酷。在1996-97赛季,奥克兰体育馆正在翻新,勇士在圣荷西度过了一个被遗忘的赛季。当球迷们想到菲尔顿-斯潘塞、埃里克-丹皮尔、以及安德鲁-德科勒克时,他们只会无奈的耸耸肩,更别提还有比姆博-柯尔斯、斯彼迪-克拉斯顿、穆奇-布莱洛克、以及马克西-博格斯这样的球员。甚至有些非常有天赋的球员,诸如吉尔伯特-亚瑞纳斯、德里克-费雪、特里-卡明斯、以及尼克-范埃克塞尔,都认为奥克兰是一个可怜的地方(勇士也是个可怜的球队)。还有一个球员,拉特里尔-斯普雷威尔,则通过在1997年一次训练中掐总教练PJ-卡列西莫脖子、随后又回来给了教练一拳而创造了耻辱一章。

随着2006-07赛季的开始,复甦的萌芽逐渐出露地表。现在球馆的官方名字变成了甲骨文。这个名字将要变成对手髒话词典里非常引人注目的条目。老尼尔森也回归执教了,这很大原因是穆林的推动。穆林这时已经是球队副主席了,但是勇士仅仅以非常平庸的42胜20负、西区第8的排名(最后一个种子)惊险跻身季后赛。他们将要面对头号种子独行侠,一支由强大的德克-诺维茨基带领的球队。很多内部人士认为勇士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告别季后赛。

随后发生的可以说是NBA季后赛历史上最伟大的爆冷,对于处于任何阶段的球队来说(这种经历)都会是最令人震惊的球队发展。这是那支「We Believe」勇士,有着工地恶霸款式的打扮,由拜伦-戴维斯、斯蒂芬-杰克逊、杰森-理查德森、艾尔-哈灵顿、蒙塔-埃利斯、以及马特-巴恩斯带领。他们带着毁灭一切的目的上场,在身体和心理上都準备好了。他们以111-86在主场拿下了G6,也同时拿下了系列赛,随后甲骨文的观众们沸腾了。哪怕算上王朝时代,对阵独行侠的系列赛都是甲骨文历史上最热闹的一段时间——这种声音最好的形容词是「震耳欲聋」。(随后一轮系列赛勇士并不顺利,他们输给了爵士,但是在G3戴维斯势大力沉地隔扣安德烈-基里连科以及他在甲骨文观众面前的庆祝是整个时代的高光。)

总而言之,科汉时代的勇士始终被悲伤的气氛所笼罩。会有连续几年战绩惨淡,恼怒的粉丝却知道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把球队卖掉;(科汉卖球队)这种新闻太美好了以至于几乎不可能发生。但是真的发生了,并且在美国四大体育联盟内基本上没有发生过如此巨大的转运事件。某个事情正在发酵,而且是个大事。点击加入勇士专区翻译组